□本報記者胡新橋劉志月
  在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雙溝鎮陶王崗村,有村民喊村支書陶玉成為“老總”。村民之所以這麼喊,是因為陶玉成是村裡社會治安“承包人”。
  今年以來,襄州區全面推行農村社會治安承包制,很多村支書像陶玉成一樣成了“老總”。
  襄州區大部分農村處於城鄉接合部,治安形勢複雜。如何在有限警力和有限條件下履行好維護農村社會穩定、保護農村居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職責,成為該區面臨的重要課題。
  在充分調研基礎上,今年以來,襄州在全區選取了治安薄弱、需要重點防範的146個村(社區)作為試點推行農村社會治安承包制度。
  襄州區綜治辦副主任安國斌介紹,該區推行農村社會治安承包制度的具體操作辦法是:區級根據各鄉鎮實際情況合理劃定若干治安防範承包責任區,組織責任區推選治安防範承包責任人,承包人再從轄區網格管理員、治安中心戶長、治安積極分子中選聘6人以上組成巡邏隊員(含承包人本人);各鎮(街、區)組織治安防範承包責任人分別與責任區村(社區)和巡邏隊員簽訂《治安防範承包合同書》,合同期限一般為一年。
  為讓農村社會治安承包制度落到實處,襄州區還投入資金350餘萬元,依托國、省、縣道,在全區中心集鎮、出入鎮路口和邊際交界處,按照有房屋、有阻車工具、有警燈及卡點燈箱標識、有人員值守、有打防控警用裝備、有工作制度、有活動記錄“七有”標準,共建立起81個治安卡點。
  “承包之後,一方面是責任,更重要的是我也得了不少‘好處’。”談起承包的體會,陶玉成笑著說。
  陶玉成家算是村裡的殷實之戶。陶王崗村民家中多有自卸貨車,一般是到城裡幫忙拉貨掙運費,最高峰時村裡有120臺車。陶玉成家也不例外,有4臺車。
  “村裡沒有專門的停車場,一般都把車停在院外、公路邊。近年來,隨著柴油價格不斷上漲,出現了‘油耗子’夜裡偷油的情況,我家一連被偷了3次。”陶玉成告訴《法制日報》記者,施行治安承包後,不僅自己帶頭巡邏,治安卡點上24小時都有人值班,如今貨車柴油被盜情況很少再發生。
  在雙溝治安卡點,“老總”陶玉成一一向記者介紹展示反恐防暴用器具、消防工具、隊員們的休息室等。這是一座在主幹道旁掛著“襄陽市公安局襄州分局雙溝治安卡點”牌子的平房,分隔成不同的功能區,儼然一間小型“派出所”。
  安國斌告訴記者,全區在每個治安卡點按“1+1+2”模式進行值守,即1名集鎮巡邏隊員、1名村組幹部、兩名治安中心戶,在民警指導下,履行卡點值守、設卡盤查、堵截嫌疑人員等職責。
  襄州區綜治辦提供的數據顯示,今年1至6月,該區農村共發生刑事類盜竊案537起,同比下降44.24%,其中家禽家畜盜竊案件16起,同比下降55.56%,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穩步提升。
  為將農村治安承包人利益落到實處,襄州區今年拿出275萬元,採取鎮級報賬和一卡通直達方式,上下半年分兩次通過鎮級財政部門直撥到村、到人,調動起承包人和隊員的參與熱情。
  “合同化推進公共服務,治安防範由‘軟任務’變為‘硬指標’;多樣化解決人員報酬,治安防範由‘被動應付’變為‘主動出擊’;科學化考核評比督查,治安防範由‘單打獨鬥’變為‘齊抓共管’。”在襄陽市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俞國旗看來,推行農村治安防範承包責任制,能加快形成專群結合、警民聯動、覆蓋城鄉的治安防控網絡,扭轉農村治安防控薄弱局面。
  本報襄陽(湖北)12月28日電
  (原標題:村支書成了社會治安“承包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慈善義賣

yjyfatrhdq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